當前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加拿大是一個年輕的國家

    北京老城如何保護?委員們發言熱烈。市政協委員、北京市社會科學院院長王學勤認為,保護老城風韻,不能局限在原有的內外城,三山五園和南苑要重視,還有京畿古村鎮如長辛店、三家店等都應該保護。市政協委員、光明日報社北京記者站站長張景華建議,應恢復西華門歷史景觀原貌,復建西南角樓。她還呼吁應盡快制定老城綜合整治實施規劃。
  挖掘首都歷史文化底蘊,老字號需要全新升級。市政協委員、北京發行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龍曉雯認為,老字號書店應打造全方位“圖書 ”體系,構建全渠道服務體系,擴大老字號書店的影響力。她建議與設計公司合作,開發體現老字號文化底蘊的衍生品,將京華印書局的文物、歷史價值充分挖掘,建立特色古籍書店。
  聆聽完委員們的發言,副市長張建東說:“市政協委員們圍繞全國文化中心建設,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意見和建議,我都一一做了記錄,在政府今后的工作中吸納改進。”他表示,參會的還有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市文化和旅游局、市廣電局、市文物局等單位的負責人,大家的意見建議將落實到各相關委辦局的日常工作當中。
  張建東還向政協委員們介紹了北京市深挖首都歷史文化資源,推進“一核一城三帶兩區”全國文化中心建設工作的有關情況和下一步的工作考慮。他表示:“在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中,雖然我們健全了體制機制,明確了總體框架,制定了各類規劃,做了不少工作,但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仍須持續用力、久久為功。”他強調,將進一步做好頂層設計,抓好規劃編制和實施,繼續加大改革創新力度,深化文化體制機制改革,釋放文化發展活力,抓好重點項目落實,扎實推進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不斷開創新局面。
  最后,張建東希望委員們對北京冬奧會給予支持。他透露說,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吉祥物征集已經結束,現在正在進行評審,“這次征集到5587件,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吉祥物征集數量的8倍”。今年下半年,北京冬奧會還將面向全社會征集口號和歌曲,他熱切希望委員們給予關注。加拿大一直為自己沒有像美國在西進運動中那樣殘忍的對待印第安人而驕傲,但同為英國殖民地的加拿大并沒有它自己描繪的那么仁慈。在幾代人的時間里,加拿大政府換了一種方式,有計劃有目的的在系統性的滅亡了當地土著印第安人的文化。
  在歐洲人抵達美洲大陸之前的上萬年里,印第安人原住民居住在加拿大的很多地區。在漫長的歲月里,他們衍生出了自己獨有的文化。這種與眾不同的文化形成了當地土著居民的身份認同和對于自己文化獨特的歸屬感。相比之下,加拿大是一個年輕的國家。在英國人開始在圣勞倫斯河流域殖民以后的兩百年里,加拿大堅守甚至保衛自己的英國殖民地地位。
  歐洲人到來之前北美印第安居民的不同土著語言的分布范圍,現在這些語言基本上都消亡了。
  在美國的獨立戰爭期間,加拿大作為英軍的大后方提供物資和兵員補給,大量美國的保皇黨人移民到加拿大。在1812的英美戰爭里,加拿大人甚至在英軍將領的率領在波士頓登陸,一把火燒了白宮。最終加拿大在1867年從英國獨立,成為英王自治領地,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加拿大才從英國人手里拿到加拿大憲法的修訂權。
  在獨立后,加拿大也就繼承了英國和當地印第安土著居民簽訂的協議。加拿大政府控制了土著居民的土地,并且在沒有和土著居民協商的情況下,在1876年頒布了印第安土著居民法案,限制了土著居民的自治,規定他們如何使用土地,并且在教育和醫療方面做出了限制。這部法律到現在依然有效。
  在此期間,與生活在美國的土著居民一樣,原住民擁有保留地。在這些保留地內,加拿大當局有計劃的消滅土著居民的文化習俗。禁止當地居民慶祝傳統節日,將某些文化習俗列為犯罪等,這些禁令一直延續到上個世紀中葉。
  一位加拿大的印第安部落酋長。這是加拿大當局有意識地試圖消除土著居民的身份認同,并將這些民族融入加拿大文化的更大計劃的一部分。加拿大政府希望土著居民作為具有獨特地位的少數民族群體能夠慢慢從歷史里消失。1920年,加拿大印第安事務部副部長鄧肯.坎貝爾.斯科特直言不諱地說:“我們將繼續這種政策,直到每個印第安人都被吸納在現代社會中,那時候將不會有印第安人這個民族,也就沒有印第安事務部。”
  當時的加拿大政府想要消滅印第安人的文化,使其融入西方社會出于很多動機。有些動機充滿文化霸權主義,但當時他們認為是善良的本意。他們相信只有通過學習西方文化,土著居民才能在現代世界中生存。還有一些原因則是純粹為了利益,當印第安文化不存在了,也就沒有印第安民族了。那么,加拿大人就可以免于侵占印第安居民土地的指責。另外,原本保留給印第安人的土地也就可以重新分配給加拿大人了。
  當地印第安人的傳統民居。這個文化滅絕計劃的最重要的環節是印第安兒童寄宿學校。這些學校剛開始大部分由教會管理,后來由國家管理,從19世紀末延續到20世紀末,最后一所學校于1996年關閉。土著居民的兒童被迫與家人隔離,如同現在美國境內移民兒童與父母骨肉分離一樣,放棄自己的語言和文化。
  1901年的圣保羅印第安寄宿學校的師生們。
  約有15萬土著兒童被安排在全國的寄宿學校,在封閉和受歧視的環境里,有很多土著兒童受到極端的心理和生理虐待的案例。由于糟糕的食宿和衛生條件,約有6000名土著居民在學校喪失生命,死亡率高達4%。在個別學校,由于結核病的互相傳染,死亡率達到了69%。就讀過印第安兒童寄宿學校的印第安居民后來回憶說:“除了英語,你什么都不能說。你要去白人教堂,穿著白人的衣服,學白人的課本……”
  1945年圣安妮印第安寄宿學校的印第安學生們正在上課。所有這些都是潛移默化的,沒有課程去直接講授這些印第安兒童為什么要這樣去做。但是這些印第安兒童從小就學習了西方人的生活方式,他們長大了也是一個西方人,而非是印第安人了。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疏遠兒童與他們的家庭身份,他們從小被強迫離開家庭,也再也沒有辦法重返自己的家庭了。
  脫離了原生的印第安文化,這些印第安兒童離開學校后希望至少自己能夠按照白人的方式生活,但是加拿大社會有形的和無形的歧視,政府設立的種族主義界限,都將他們擠在了社會的角落里。他們沒有投票權,通常也很難合法繼承到財產。他們也無法返回印第安家鄉,西化的他們往往無法適應傳統的印第安生活,這樣,一個貧窮的被歧視的印第安城市居民階層被創造了出來。
  2015年,加拿大政府承認這是為“文化上的種族滅絕”,這些學校故意阻止“土著居民的文化價值觀和身份認同從一代傳遞到下一代。”
  加拿大的印第安居民仍在忍受殖民主義的后果。比起白人,他們大部分人的住房過度擁擠,失業,拿著只有白人70%的薪水,青年心理健康問題以及對司法不公更是司空見慣。2015年,盡管土著居民只占人口的5%,但他們組成了謀殺案受害者的四分之一。比起白人,女性土著居民的平均壽命要少6年,而男性土著居民則要少8年,只有69歲,這接近典型的失敗國家海地的平均壽命。
  加拿大各省還不顧土著居民反對,允許企業在土著居民的保留地開采自然資源。原住民的主權仍然有限。加拿大政府依然提防著土著居民,只允許土著居民開放其保留地中0.2%的土地和自然資源。
點擊次數:??更新時間2019-01-18??【打印此頁】??【關閉
?
湖北十一选五任三遗漏数据